知网整改被指避重就轻,仍留灰色空间 专家:知网应回归公益初心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消息,习惯了“躺赚”的知网,终于做出了改变,但公众对知网的期待却不止于此。

6月12日深夜,知网宣布向个人用户直接提供查重服务。此前,知网一直宣称查重“从不向任何个人销售”,这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论文查重的“黑市与高价”问题。一名985高校的文科研究生就告诉红星资本局,在第三方平台购买论文查重的费用,会随着论文答辩时间的接近“水涨船高”,甚至从100余元一路上涨到近千元。

此次,知网明确个人查重服务按字符数收费的方式,定为1.5元/千字,表示“不高于市场主流同类产品价格”。按照估算,一篇8000字的本科论文查重费用大约只需此前的1/16。

不过,红星资本局注意到,知网此次向个人用户直接提供的查重服务并不包括硕博文论。

那么,这是否还会给论文查重“黑市与高价”留下灰色空间?有舆论声音认为,知网此举是“治标不治本”,有“避重就轻”的嫌疑,并认为知网要整改的问题远不止查重一项,“天价收费”与“借鸡生蛋”仍未见整改。

中国互联网协会法工委副秘书长、中消协律师胡钢认为,知网对个人开放查重只是万里长征的一小步,从长远来看,知网应该回归初心,走向公益化。

知网整改被指避重就轻,仍留灰色空间 专家:知网应回归公益初心

图据IC photo

个人查重服务不包括研究生论文

淘宝商家:对店铺查重业务没有影响

在宣布对各项业务进行整改的3天后,知网迈出了步。

红星新闻此前曾报道,起诉知网的浙江理工大学法政学院特聘副教授郭兵认为,知网立即停止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向个人用户开放学术不端文献检测系统服务。

如今,知网终于迈出了这一步。之所以开放个人用户查重服务,知网解释称,过去只面向机构提供查重服务,忽略了广大个人用户学术规范自检与查新等实际需求,客观上造成了黑市与高价的问题。在听取各界意见后,制定了全新的个人查重服务方案。

而论文查重的“黑市与高价”问题由来已久。前述研究生告诉红星资本局,学校对学位论文的要求是重复率在10%以下,并且学校只提供一次免费查重的机会。在知网不开放个人查重服务的情况下,学生们为了达标,往往都会采用淘宝等第三方平台购买查重服务。但是论文查重的费用会随着答辩时间的接近“水涨船高”,甚至从100余元一路上涨到近千元,学生们在这上面都花费不少。

不过,知网如今提供的全新的个人查重服务并不是免费的。知网称,个人版定价参照市场通行的按字符数收费的方式,定为1.5元/千字,表示“不高于市场主流同类产品价格”。按照此收费方式估算,一篇8000字的本科论文,查重价格为12元。

市场主流同类产品价格是多少?红星资本局在淘宝APP搜索发现,一家宣称是“正规知网查重、知网官网可验证”的店铺表示,本科论文查重价格为198元/篇。与知网现在提供的个人查重服务相比,两者价格相差约16倍。红星资本局注意到,该淘宝店的本科论文查重服务月销量已超过10000件。

对于知网查重个人版定价,部分高校学生表示价格变低了,可以接受;也有部分学生表示,知网推出的时间太晚,缺乏诚意。“4月查重,5月答辩,6月都毕业了才推出,大家查重该花的钱也都花了。”一名学生评论。

中国互联网协会法工委副秘书长、中消协律师胡钢向红星资本局表示,知网应该说明1.5元/千字的定价缘由,不能简单一句“不高于市场主流同类产品价格”来解释。

红资本局发现,在已经开启的知网个人查重服务系统中,可供检测的类型包括:职称评审、学术研究、学术出版、毕业设计及其他,但不包括研究生学位论文查重。

对此,知网的解释是:“鉴于研究生学位论文管理的特殊性以及各学校学科差异、办学水平、管理政策不同,知网继续通过研究生培养管理机构,向研究生提供学位论文免费查重服务,免费次数由原来的人均1.5次增加到人均3次。同时,拟为学校指定的内部机构提供包年不限次的服务方式,作为校内正规渠道向研究生个人提供学位论文查重服务。”

有限的研究生查重次数,是否还会给“黑市与高价”留有灰色空间?红星资本局询问了一家提供硕博论文查重的淘宝商家,对方表示,知网的个人查重服务对淘宝店的业务没有影响,因为不支持研究生论文付费查重,有需求的学生还是会购买。

知网“借鸡生蛋”模式未改

专家:应该回归公益化初心

从去年底至今,知网一直深陷舆论的风口浪尖。

2021年12月,知网被89岁的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退休教授赵德馨诉至法庭;今年4月,知网又因中科院不堪近千万元续订费而备受争议;5月,知网被市场监管总局以涉嫌垄断立案调查。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这次推出个人查重服务,也是知网公开整改措施。2021年12月,在89岁退休教授赵德馨起诉知网事件发酵后,知网下调了硕士学位论文和博士学位论文的下载费用,不过并未公开声明。

但去年底的降价和如今推出个人查重服务,并不能平息知网的舆论争议。

在各大社交平台,不少网友都质疑知网此举是“治标不治本”,有“避重就轻”的嫌疑,认为知网需要整改的问题不止查重一项。

一方面,知网数据库“天价收费”的问题依然存在。红星资本局在今年4月曾报道,中科院因近千万的续订费用不堪重负停用中国知网数据库。据红星资本局不完全统计,由于知网的使用费连年上涨,近10年间,至少有6所高校公开表示对知网的涨价行为“不堪重负”,其中包括北京大学。

另一方面,长期以来,知网都在以“借鸡生蛋”的模式来实现暴利营收。2021年底,赵德馨起诉知网侵权称,在未经他本人同意的情况下,中国知网擅自转载其160多篇文章,连他本人下载还要收费。有相同遭遇的不止赵德馨一人,知网对不少论文作者支付微薄的稿酬,甚至无偿收录未经授权的文章,却在下载与订阅上收取数倍于稿酬的费用。

红星资本局曾推算,一篇或只发出500元稿费的论文,可能给中国知网带来了约57万元的收入。在此基础上,知网母公司同方股份公布财报显示,2021年,知网主营业务收入为11.68亿元,毛利率为53.5%。10年来,知网的毛利率一直稳定在50%以上。

除了天价收费与“借鸡生蛋”未解决,知网还面临着授权条款涉及“霸王条款”和垄断等问题。

针对知网后续整改的方向,6月14日,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教授叶名怡告诉红星资本局,知网应该在两端价格作出调整:一方面大幅度下调数据库使用费,特别是针对高校科研机构用户;另一方面尊重作者的知识产权,提高收录论文期刊的价格。

胡钢则向红星资本局表示,知网对个人开放查重,只是万里长征的一小步。从长远来看,知网应该回归初心,其前身是火炬计划项目,它的缩写“CNKI”叫做知识基础设施,从科技强国的战略来看,就应该走向公益化,将现在高度商业化的项目逐渐剥离,履行企业的社会责任。

原标题:知网整改被指避重就轻,仍留灰色空间 专家:知网应回归公益初心

版权声明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友上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本站,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

网站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