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但斌的大幅降仓说开去

来源:上海证券报

今年3月,私募大咖、深圳东方港湾董事长但斌公开确认,已经将所管基金的仓位降至一成左右。从他所管基金的后续净值表现看,在3、4月份的剧烈调整中,净值几乎没有受损。但斌降仓躲过市场大跌的操作,得到了大家的赞赏。

但斌降低仓位的操作,一方面缘于对系统性风险的审慎态度,另一方面或出于避免基金清盘的考量。毕竟,对于私募基金来说,相对于短期闪耀的业绩表现,长期生存下去才是最重要的。但斌坦陈:“从2021年2月至2022年2月,整整一年我们的A股与港股投资做得非常不好。”公开数据显示,今年2月,但斌所在公司有两只产品提前清算。

站在当前时点看,但斌在3月初大幅降低仓位或许是正确的选择,但如果把时间拉长的话,还有待市场的检验。在行情到来的时候,他是否能够及时加仓姑且不论,但长期投资中的艰难却是实实在在的。每次多空操作的背后,都有其对价所在。一如但斌在回应降低仓位时所说:“每次重大决定都不容易,都要付出相当的心智,也要承担相应的后果与结局……”

对于投资而言,长期保持抢眼的业绩非常难。在过去几年的赛道股行情中,很多押注赛道的基金,短期内获得了非常抢眼的业绩,让很多投资者产生了高收益幻觉。但如果拉长时间看,很多我们耳熟能详的明星基金经理,长期业绩或许远没有投资者想象得那样高。

以但斌为例,从他过往管理的基金产品看,根据数据,其管理时间最长的东方港湾马拉松基金,从2007年2月至2017年2月,10年的总回报为101.55%,年化收益率为7.25%。他管理的另一只基金东方港湾1期,从2010年底至2020年底,总回报只有78.55%。这样的业绩表现,或许很难和投资大咖的名号联系在一起。其实这和投资时点有关系,如但斌管理的东方港湾拓商1号基金,从2016年4月至2021年4月,总回报为197%,年化回报高达28.16%。不过,他2020年三季度以来发行的基金,迄今多数都是亏损的。其中,在去年市场高点成立的基金,不少跌幅超过了20%。

事实上,无论多么的基金经理,完全预测对市场是不可能的,因为市场总有“黑天鹅”出现,即使再完美的预案,也会遭遇节外生枝的突发事件。对于资产管理机构来说,如何应对比精准预测更重要。

即使对于的基金经理来说,预测对后市也是难上加难。以半夏投资的李蓓为例,她公开发表的文章,大多从当前的经济数据出发,进行层层推进的分析,叠加对过往历史的参照,反观现实的发展环境,在信手拈来的事实和有理有据的逻辑分析之后,随之而来的是一个喷薄而出的明确结论,让很多人深以为然。但从事后的市场走势看,看似完美无缺的逻辑推理,依然有很多结论偏离市场走势。我们不能苛求基金经理的预测须契合市场,这凸显了市场的无常。这种市场的无常,本身也是市场的一部分。

大胆假设、小心求证,原本就是科学前进的一部分。对于基金经理来说,大胆假设之后,同样会通过持续不断的跟踪进行求证,在发现预案偏离市场时及时进行修正。如果缺少跟踪和修正,就会陷入刻舟求剑的境地。

在过去几年的结构性行情中,部分投资人迫于净值回撤而减仓,从事后表现看,更多是踏空了市场此后的上涨行情。以沪上某专于大消费的某私募为例,在2020年3月的市场调整中,他们大幅降低了仓位,但在市场快速反弹时,因为没有及时加仓,错过了此后的大涨行情。

在1992年的英镑危机中,索罗斯抓住时机,成功狙击英镑。这一石破天惊之举,让索罗斯豪赚10亿美元。到了1998年,在香港金融大战中,索罗斯再次火力全开,但他没有想到香港特区政府会大力干预。最终,在短短一个月内,索罗斯在亏掉10亿美元后黯然离场。

在投资战场上,有不虞之誉,自有不全之毁。

大师尚且如此,对于普通人,不必去苛求。

版权声明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友上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本站,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

网站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