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应链业务未达预期 标准股份扣非归母净利润连亏十年收监管函

标准股份因连续十年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为负等问题,收到上交所监管工作函。6月13日,标准股份披露关于2021年年度报告信息披露监管工作函的回复公告,就公司的持续经营能力等相关问题进行了回复。

“一般情况下,生产经营型企业的利润主要来自公司主营业务创造的核心利润。如果一家公司的利润长期以来主要依靠具有一定偶发性、特殊性的非经常性损益,意味着利润来源的渠道和方式存在一定的不合理性,而且会因自身造血能力差而导致可持续经营能力存在不确定性。”财税专家、西安交通大学管理学院特聘教授仝铁汉在接受《证券日报》采访时表示。

“上交所及时下发监管函,是实行有效监管的一种手段,有利于证券市场健康发展,有助于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仝铁汉称。

主业盈利能力持续乏力

监管函关注的首要问题就是标准股份的持续经营能力。

根据公告,标准股份自2012年起扣非后归母净利润连续为负值。上交所请公司结合缝制机械行业竞争格局、同行业可比公司业绩等情况,分析公司主业盈利能力持续较弱的原因,说明持续经营能力是否存在不确定性。

对此,标准股份表示,近年来,随着国内经济转型升级不断推进、缝制机械行业结构调整逐步深入,行业内企业间的竞争不断加剧,规模小、技术实力不足的企业逐步退出市场,拥有较强研发能力和规模效应的头部企业通过行业资源整合和资本运作进一步巩固和扩大优势地位,行业集中度不断加强。

标准股份与同行业其他三家上市公司杰克股份、上工申贝、ST中捷进行了对比。其中,公司2013年、2018年收入增幅低于同行业可比公司;2014年至2017年、2019年至2021年收入变动幅度居于同行业可比公司的中游水平;2012年至2014年以及2021年,公司的扣非归母净利润居于同行业可比公司的下游。

需要说明的是,以上数据摘自标准股份、上工申贝、杰克股份、ST中捷披露的招股说明书及定期报告,上工申贝的营业收入取缝制设备制造类业务收入,杰克股份的营业收入取工业缝纫机业务的收入(暂无2012年公开相关数据),标准股份2020年、2021年营业收入为扣除与主营业务无关的业务收入和不具备商业实质的收入后的营业收入。

对于公司主营业务持续亏损的主要原因,标准股份称,主要是因母公司持续亏损所致,母公司亏损主要是因资产减值损失过大和毛利率较低所致。

“从回复内容看,标准股份结合当前缝纫机行业面临的困难进行了充分分析,态度比较中肯。”万联证券投资顾问屈放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我国制造业人工成本增长是现实问题,因此存在制造产业链转移的情况。目前全球主要的缝制设备厂商集中在日本、德国、中国等,我国主要占据该行业的中低端领域,技术壁垒并不明显。此外,缝纫机行业更新换代较快,如果不能在有效时间内处理库存,后期很容易形成滞销,导致计提损失。

针对上述问题,标准股份表示,公司已采取措施,分阶段消化处置历史存货,加快应收账款回收,通过调整产品结构和资源整合提高主营业务毛利率。公司还称,母公司的毛利率近两年已有初步改善,从2019年的12.33%上升至2021年的19.42%。

战略转型推七大增值服务

“对于主业持续经营能力较弱的情况,上市公司可以对战略发展、盈利模式、产品、营销政策、价格策略、管理方式等进行重新梳理和分析,及时发现问题,并有效改进和优化,尽快提升主业盈利能力。”仝铁汉表示。

标准股份也在回复中披露了公司为改善主营业务经营业绩已采取及拟采取的相关措施。推动战略转型是标准股份的首要举措。公告称,公司由出售单一缝制设备供应商向环境与服饰领域的系统解决方案商和系统服务商转变,为用户提供设备、工程、运营、服务、金融、供应链、智能化等七大增值服务。公司的目标市场延伸至整个纺织服装领域除设备外的工程、运营、服务等,市场不断扩大。

公告显示,2021年标准股份实现营业收入16.84亿元,其中与主营业务无关的业务收入和不具备商业实质的收入为10.27亿元,主要来自供应链业务,占营业收入比例为61.02%,较上年上升 2%,毛利率为3.39%。

这也引起了监管部门的关注。上交所要求公司结合供应链业务低毛利率的实际情况,以及该业务对公司除营收外主要财务指标的影响,说明公司在供应链业务与主营制造业的协同效应不明显的情况下,近两年内持续扩大供应链业务的原因及合理性,是否实现了前期披露的改善上市公司经营质量的目标,并充分提示可能存在的风险。

对此,标准股份称,供应链业务导致公司整体毛利率降低和资产负债率上升,但整体资产负债率仍处合理范围,尚不构成流动性风险。

值得关注的是,2021年,公司供应链业务产生部分逾期应收账款,对其中应收太原煤炭约1.28亿元单项计提坏账准备约4983.59万元,累计计提坏账准备约5115.20万元,影响公司2021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减少约4983.59万元。标准股份称,这也是造成公司2021年亏损的一大原因。

标准股份表示,开展供应链业务的初衷是在保证主营缝制机械制造业务不亏损的情况下,获得增量利润,改善上市公司经营质量。但从2021年度真实情况来看,供应链业务并未实现改善上市公司经营质量的目标。

“传统的制造企业进行过大幅度的跨界转型风险较大,在原有产业的基础上进行产业升级和纵深发展更为稳妥,先保证公司的现金流稳定,再逐步降低库存对财务的掣肘。”屈放建议称。

标准股份表示,公司供应链业务的未来发展重点是加大对逾期应收账款的催收力度,全力化解供应链业务逾期应收风险。未来将采取更稳健的策略,主要围绕大集团产业链资源开展业务。

标准股份所称的“大集团”指的是陕西鼓风机(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陕鼓集团”)。2020年9月份,作为西安国资改革的重要举措之一,西安市国资委决定将西安工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持有的中国标准工业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标准集团”)股权无偿划转至陕鼓集团。标准集团为标准股份的控股股东。

“国企改革的目的之一就是改出新活力,提升国有企业的发展质量。”西安朝华管理科学研究院院长单元庄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西安市国资委通过资产划转,希望通过“先进”企业的带动,提升“后进”企业的发展活力。但如何创出新局面,仍需要在产品、技术、市场、组织结构等方面加大力度。

版权声明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友上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本站,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