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又发现1种人畜共患病毒!近亲致死率达92%

近日,中国和新加坡科研人员合作在《新英格兰医学》发表文章,在中国山东和河南发现了一种新的动物源性亨尼帕病毒,并将其命名为琅琊病毒(Langya henipavirus,LayV)。

亨尼帕病毒是进入21世纪之后,亚太地区更具风险的人畜共患病毒群体之一,描述是在1998年的马来西亚爆发中。

当时的病毒在猪群和养猪户中爆发,从当年的9月到次年的5月,总共有265名人被感染,其中105例死亡。

图:亨尼帕病毒最早在马来西亚爆发

这个事件被改编成电影——《传染病》而广为人知,但很多人可能不知道的是,在此次流行之后,亨尼帕病毒在亚太地区可以说是经常出现,而且每次出现都伴随着超高的死亡率。

在有记录12次爆发中,死亡率达到33%至92%之间,除了1998年的次和2004年的那次死亡率低于40%外,其它几乎全部都超过60%的死亡率。

在琅琊病毒前,亨尼帕病毒属主要有两种病毒可以感染人类,分别是亨德拉病毒 (Hendra henipavirus, HeV) 和尼帕病毒 (Nipah henipavirus, NiV),这两种病毒都被列为第四级病毒。

电子显微镜下的尼帕病毒,图源:CDC/ C. S. Goldsmith

“第四级病毒”是实验室安全隔离病毒的更别,被列为该等级的病毒往往都是那些最危险的、不可救治的病毒,我们比较熟悉的埃博拉病毒就是属于这一类,因此可以说亨尼帕病毒还是比较可怕的。

其实,许多在人类社区流行并造成可怕后果的病毒——包括现在依然在流行的新冠病毒都是人畜共患的病毒造成的。

很多人可能都好奇过,为什么这些人畜共患的病毒会这么厉害呢?还有这次琅琊病毒的出现是否有更严重的潜在风险呢?

为什么人畜共患的病都不好惹?

无论如何,我们和野生动物的接触是必然,特别是如今城市化的背景下,野生动物的栖息地被严重挤压,很容易和人有所冲突。

许多野生动物都会携带各种病原体,当人和野生动物接触的时候,这些病原体便会传播到人身上。

大部分病原体在进入人体时会被我们的免疫系统摧毁,以及在通过我们的胃肠系统时被胃酸消灭。

但有些时候,一些病原体却可以在我们的体内复制并让我们生病,这就是人畜共患疾病了,它指的是动物传染给人类的疾病。

在新冠之前(2012年的统计),全球每年大约有56种此类疾病,并导致至少25亿病例和270万人死亡。

另外,据统计大约60% 的已知传染病和高达75%的新发或新出现的传染病都是人畜共患病的。

可以说,人畜共患疾病是威胁人类健康的主要因素之一,它普遍存在,所以先安抚下自己,不要太紧张。

不过,这些人畜共患的病原体大多时候确实都像亨尼帕病毒一样来得非常强烈。

我们以病毒为例,有几个方面造成了这些病原体对人不友好:

图:白细胞追着病原体跑

首先,人畜共患的疾病对于人体免疫系统而言往往都比较陌生,所以当我们成为宿主的时候,对这些病毒不存在免疫功能,直到机体被破坏。

不过,动物病毒在人类的体内复制的时候,它们自身也会不停地变异和进化,以适应新的宿主,大多时候病毒的致命性会有所降低,毕竟太快把宿主杀死,病毒就无法传播了。

非典病毒和现在流行的新冠病毒其实是非常相似的冠状病毒,但是2003年非典病毒次出现的时候,它的致命性是非常强的(这是非典被轻松控制下来的主要原因之一),而新冠病毒刚出现的时候明显柔和许多。

其次,很多动物都有着超强的免疫系统,动物病毒在这种免疫系统下进化,当它在人类体内复制的时候,就很容易“用力过猛”。

蝙蝠可能是最喜欢把病毒传播给我们的动物了,包括埃博拉病毒在内的许多超高人类致死率的病毒,在蝙蝠体内都可以和平相处。

关于为什么这些病毒在蝙蝠体内没事,而到了人体就如此致命,困扰了科学家很长时间,不过现在科学家已经找到了一些原因。

图:埃博拉病毒

其中一个是,蝙蝠的免疫系统远强于人类,它们具有一种抗病毒免疫反应——一种被称作干扰素的通路永远处于开启状态,即便病毒在它们体内复制,也不会导致蝙蝠出现炎症。

当蝙蝠的病毒传播给人的时候,这些病毒很容易无视我们的免疫系统,最终制造致命的炎症。

蝙蝠也是亨尼帕病毒的主要传播者之一,这可能是这类病毒如此致命的原因之一吧。

不过,这次的琅琊病毒的传播者不是蝙蝠,目前通过对不同动物血清的检测,主要在一种鼩鼱血清中找到琅琊病毒的RNA。

图:鼩鼱被认为是琅琊病毒的天然宿主

所以,鼩鼱很可能是这次琅琊病毒的天然宿主,所以看到这种像是老鼠的动物要注意了,不要去接触,这种动物普遍存在于在中国东北和长江中下游地区。

琅琊病毒是否有潜在风险?

据报道,本次琅琊病毒爆发比较分散,截止目前总共有35名感染者。

目前还没有关于琅琊病毒的致命性的相关报道,不过亨尼帕病毒的各个近亲们都比较致命。

然而,就像非典病毒一样,越是致命的病毒,它其实越不容易传播开来,因为一旦被感染就必须要就医,而病毒在医院里没有太多的传播机会。

也正因为亨尼帕病毒十分致命,所以在所有记录的爆发事件中,除了1998年至1999年的次爆发之外,之后每次的感染人数都在10人左右就被控制下来了。

这次达到35名感染者,应该算是所有亨尼帕病毒爆发中比较严重的一次了,希望已经得到控制了。

亨尼帕病毒结构,图源:Festa / Shutte

还有一个好消息是,目前也没有发现它存在人传人的证据(不过这项研究的研究人员有指出研究样本过少,是否人传人未定)。

人畜共患的疾病即便非常致命,但只要它没有达到人传人的地步,或者人传人非常困难的话,它就不会太可怕,因为只要切断和野生动物共处就能解决。

不过,坏消息是,所有亨尼帕病毒都是RNA病毒,这些病毒的突变效率非常惊人——可以比宿主高出一百万倍的速度发生变异。

这是因为RNA病毒缺乏具有修正错误的聚合酶,这些病毒在复制出现错误的时候就无法修复,另外与DNA相比,RNA的稳定性也更差、更容易发生变化。

换句话说,只要给予病毒足够的人类宿主,琅琊病毒或者其它亨尼帕病毒可能很快就会进化到人传人的地步,也可能达到非常难以控制的地步。

最后

总的来说,这次的琅琊病毒的出现风险肯定是有的,但是在没有达到人传人之前都没必要恐慌。

不过,亨尼帕病毒就像一个定时炸弹一样是真的,没准哪突然出现一种毒株可以在人类社区中传播,是完全有可能的。

版权声明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友上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本站,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